版权战争如何毁掉一个百年足球联赛?

发布日期:2019-05-23 23:00   来源:未知   阅读:

  小S被曝在每次接受采访之后都会与丈夫回婆家,不过都是不同房间,等到记者散去,才会重新回到娘家。小S幸福不幸福意义重大,所以传闻才如此“隆重”。不过小S却在微博大秀老公的搞怪照以及与婆婆的亲密关系,以实际行动回应不实传闻。

  庞玉章告诉记者,当晚8时许,医务人员继续将剩下的红细胞悬液输到了庞先生体内。“这回输得很慢,快到第二天凌晨零点才输完。输完血后病人一直喊累得很,下不了床,在床上躺了将近一个月。”庞玉章说,直到8月28日,医院方面才告诉他们,说血输错了。“病人是O型血,但是医院给他输入的,却是B型血制品。”

  小S昨和婆婆黄秀真在帝宝豪宅共进晚餐,她对于遭家暴说法,不悦地说:“若真有此事,我愿意公开和那位警察聊一聊,也请那位报案者出来,我想看看到底谁跟我长得那么像?”小S也反驳外界对她婚姻状况的揣测,她说:“大家是戏剧看太多了吗?我老公和公婆是知识份子,他们很支持我的工作,在节目上我是活泼的小S,下了节目我是徐熙娣,是好老婆和好妈妈,我的私生活平静到不行,会不会是观众太投入我萤幕上的形象?”

  如今的“英超盛世”,有很大一部分原因,要归功于英超转播版权的大合同销售给各支球队所带来的巨额红利。但若你阅读了今天这篇关于英格兰的邻居苏格兰足球从盛而衰的故事,相信你将会对“版权”二字有新的认识。

  1992年5月的一天,托特纳姆热刺老板阿兰-舒格溜出会议室,偷偷拨通了天空集团董事长默多克的电话。

  这大概是舒格人生最大的一次冒险:在英超联赛电视版权谈判的最后关头,偷偷给“盟友”透露其竞争对手ITV的最终报价,让天空出更高的价格拿下这块肥肉。

  这次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举动,直接铸就了天空在这场版权大战中的胜利,日后成为被无数人写过无数次的著名故事。但不论是蛮横无比的舒格,还是老谋深算的默多克恐怕都没有料到:当年版权价格3亿400万镑的英超,不出30年就变成了一头价值50亿英镑以上的巨兽。

  而在距离伦敦400英里以外的格拉斯哥,苏格兰足球的当权者们更加没有料到,1992年的这一天,将彻底拉开大不列颠南北足球的距离,直至变成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彼时的苏格兰,依然在享受80年代巅峰十年的红利,以及“海瑟尔惨案”给他们创造的独特机遇。

  1982-83赛季的欧洲优胜者杯,弗格森带领阿伯丁连续淘汰托特纳姆热刺和拜仁慕尼黑,并在决赛中2比1战胜皇家马德里夺得冠军。

  在后世看来这颇具奇幻色彩的一幕,让弗格森也仿佛身在云霄。他后来回忆说,当时觉得人生巅峰莫过于此。

  这句话大概说明,历史进程确实比个人奋斗高到不知哪里去了。因为后来我们都知道,弗格森的巅峰时刻远不止与此。可是对苏格兰足球来说,这也许就是他们最后的梦幻时代。

  那时的苏格兰是欧洲足坛的重要力量。不仅阿伯丁先后拿了优胜者杯和超级杯,邓迪联在欧冠杀到过半决赛、联盟杯打进过决赛,还留下了“英国唯一对巴萨保持百分百胜率球队”的英雄传说。

  于是,阿伯丁和邓迪联这两支被称为“New Firm”的球队,和流浪者以及凯尔特人两支“Old Firm”(老字号)一起,形成了苏格兰多极争霸的联赛格局。

  1986年,在阿伯丁功成名就的弗格森“南下”执教曼联,但那时“北上”却是英国足球的另一主流。就在弗格森开始拯救曼联的时候,格雷姆-索内斯以主教练兼球员的身份回到苏格兰,带领流浪者刮起了来自北境的风暴。

  1985年的海瑟尔惨案,造成英格兰球队五年被禁止参加欧战,但苏格兰球队毫发无伤。索内斯正是利用这一机会,让那些想要参与欧战的英格兰国脚看到了希望。

  英格兰队队长“屠夫”布彻首先加盟,替补国门克里斯-伍兹随后来投,诸如雷-威尔金斯、特雷沃-弗朗西斯这些在英格兰足坛名声在外的球星,也都聚拢到了索内斯旗下,一时流浪者在苏超风头无二。

  索内斯在苏超重新恢复了流浪者的霸权后,他选择了重归利物浦,并接过了苏格兰老乡、凯尔特人名宿达格利什留下的教鞭。但始料未及的是,索内斯自己的执教生涯和利物浦的运势也自从急转直下,当然这是后话了。

  彼时的流浪者正处于巅峰时期,米哈伊利琴科、布莱恩-劳德鲁普、保罗-加斯科因,一个又一个巨星在埃布罗克斯球场奉献着精彩的演出,几乎没有人怀疑球队老板穆雷拥有的金钱力量。

  直到那时,苏格兰人无论竞技还是经济仍旧昂首阔步。苏格兰队连续打进国际大赛,他们的俱乐部也渴望像英超豪门一样,从电视转播及广告赞助中收获更多。

  于是,在1997年9月8日,顶级联赛的所有球队达成一致,决定从原有的苏格兰足球联赛(SFL)脱离,成立苏格兰足球超级联赛(SPL)。

  全新的苏超迅速投入了天空集团的怀抱。1998-99赛季是新苏超元年,联盟和天空体育签下为期四年的转播合同,合同金额达到了4600万英镑。虽然和英超无法相比,但对于一个只有10支球队组成的联赛已经算是不错的开端,98-99赛季的上座人数创造了新高,一个几万人的小镇球队动辄都是七八千的平均水准,到处都充满了欢快的空气。

  欧洲赛场的成功似乎也在印证这一点。2002-03赛季,由亨里克-拉尔森和克里斯-萨顿领衔的凯尔特人打进欧洲联盟杯决赛,8万球迷远赴西班牙塞维利亚,见证球队和波尔图的较量。虽然比赛最终成就了足球史上首次银球绝杀和穆里尼奥的起飞,但凯尔特人的支持者们依然有理由感到骄傲。

  但他们怎么都不会想到,一场远比输掉决赛更可怕的危机,正在改变苏格兰足球的命运。

  摆在时任苏超CEO罗杰-米切尔面前的合同金额是4600万英镑。让他感到惊讶的是,合同和四年前的那份相比没有一分钱增长,而同一时期英超的版权价格已经突破了十亿英镑。

  米切尔认为,这是一份不可理喻的报价。与他持有相同观点的,是苏超的两位版权谈判顾问马克-奥利弗和戴维-科甘,他们也是英超联盟时任CEO斯库达莫尔的智囊。根据两位专家的评估,苏超每赛季的版权价格应该是6000-8000万英镑。

  那是一个版权价格坐上云霄飞车的年代。连ITV购买英超集锦的总花费都达到了1.8亿英镑,而ITV数码台和当时英格兰的甲乙丙联赛更是签下了超过3亿镑的大单。没有多少人会觉得,苏超提出的报价有多么不合理。

  但天空体育就认为,这是一份不合理的报价。他们敏锐地认识到:苏超在电视转播层面的价值,就约等于流浪者和凯尔特人两强的价值。

  天空体育刚开始进行苏超独家直播的时候,他们就发现有这两支球队出现与否,会造成收视率的大幅变化。一个后来披露出来的数字充分印证了这一点:1998-99赛季的第三场直播,天空体育选择邓迪对圣约翰斯通的“泰河岸德比”,结果仅仅吸引了2万名电视观众。

  再加上天空体育已经为英超花费了太多银弹,手中的资金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充裕,于是他们坚持了原有的4600万英镑报价。

  然而让苏超联盟万万没想到的是,当时除了天空体育的这份合同外,苏超并没有收到任何一份正式报价。

  第一条道路堵死,第二条道路不通,但苏超认为自己还有第三条道路。在他们眼中,这是一条通往胜利的康庄大道。那就是SPL TV,即苏超打算成立的联赛专属电视频道。

  用今天的眼光审视,这也许是最富想象力但也最不切实际的方案。单一联赛绑定单一频道,那时即使在大洋彼岸的美国都还是新鲜事。但苏超管理层就是围绕这个方案和各俱乐部进行了长时间调研,甚至给出了具体的付费价格和发展目标。

  按照他们的计划,频道每月的付费价格是7.99英镑。头一年希望做到十万基础用户,三年内将聚拢三十万付费观众。如果“一切都不出意外”,苏超将可以完成天空体育的合同所不能满足的目标。

  根据罗杰-米切尔的回忆,他当初敢拒绝天空的报价和决定成立SPL TV,基础之一是和流浪者凯尔特人做过充分沟通。格拉斯哥双雄对原有的转播合同并不满意,认为获得的分成和做出的贡献不成正比。他们向来对标英格兰的几大强队,自然渴望获取更多利益,因此对SPL TV颇为热衷。

  然而就在2002年4月7日,这两家俱乐部突然通知米切尔:他们不同意成立SPL TV。米切尔措手不及,中小俱乐部出离愤怒,一度威胁要集体离开苏超。但胳膊拧不过大腿,谁都无法阻止这一天成为苏格兰足球历史的“黑日”。

  时至今日,尽管多数当事者都对流浪者凯尔特人口诛笔伐,认为他们仗势欺人巧取豪夺,但大环境的改变,也许才是不可逆转的根本原因。

  同样是在2002年4月,英格兰足球爆出威力惊人的大新闻:ITV数码台破产,他们给英格兰低级别联赛的所谓巨额版权投入,也全数打了水漂。

  这一事件严重影响了足球转播市场,让所有玩家的预期一夜之间跌至谷底,当然也包括本来踌躇满志的流浪者和凯尔特人,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现场直播晚。ITV数码台的倒闭让他们对所谓的SPL TV信心全无。不幸的是,苏超在泡沫被鼓吹到最大的时候都没有得到他们理想的报价,而在泡沫彻底破灭的时候,就更不可能获得市场像样的回应了。

  故事的结局比《权力的游戏》更加灰暗,连一丝火苗都没有烧起。原有的转播合同在2002年5月到期,可新合同却一直拖到7月下一个赛季快开始时才最终签订,最终“接盘”苏超转播合同的是BBC,而价格仅仅是2年1600万英镑。

  都说“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放到现代足球领域,这句话可以改成:赛场是商场的延续。每一个足球商业泡沫破灭的直接效应,就是俱乐部乃至联赛的死亡。

  和英格兰的利兹联类似,当时苏超也不乏球队采取了“借钱赌未来”的策略。像是如今我已成为其小股东的马瑟韦尔俱乐部,当年就选择了拿未来的转播收益购买球员,结果第一个宣布破产。

  邓迪队背靠苏格兰大城市,可谓雄心壮志。为了千秋大业,他们先后引进了拉瓦内利、卡尼吉亚,当然还有范志毅,过度透支的结果自然是死得更快。加上同样走外援路线的利文斯顿也走向了清盘,野火烧遍了苏格兰足坛。

  人们普遍认为,是苏超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球迷基础使其“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但更直接的因素,恐怕还是资本的重新注入。

  2004年BBC的转播合同到期后,苏超和爱尔兰新晋崛起的传媒公司Setanta连续签下新约。这期间,天空体育也找到苏超寻求合作。尽管他们提出了一份年限更长的合同,但苏超再次选择拒绝天空。在他们看来,出价更高的Setanta可以让他们赢回那些失去的时间。

  出价高的并不只有Setanta一家。2004年,立陶宛籍俄罗斯银行家罗曼诺夫成为苏超哈茨队的最大股东。罗曼诺夫一经上任,便声称要让这家爱丁堡老牌球会在十年内赢得欧冠,这也让他赢得了“苏超阿布”的称号。

  可事实上,罗曼诺夫是一个眼过于顶、嘴巴比酒量更大的人。他确实很喜欢花钱买人,尤其是众多的立陶宛国脚。但他炒教练的速度可以和帕勒莫的赞帕里尼称兄道弟。有这样的人在幕后操盘,哈茨的崛起也只能是镜花水月。

  但不论罗曼诺夫如何表演,苏格兰足球仿佛赢来了又一个春天。战绩的回升和观众的回归刺激了玩家们的兴趣,特别是2007-08赛季的欧联杯,流浪者一路杀入决赛更让市场备受鼓舞。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

  而就在这场决赛结束的一个月之后,苏超和Setanta签下为期4年1.25亿英镑的转播合同,创造了苏格兰足球联赛的历史纪录。

  然而,上天又一次开了苏格兰人的玩笑,这份创纪录的合同还没等执行下去,就半路夭折了。

  起因就是Setanta为和天空体育争夺市场开支过大,在2009年陷入了破产危机,甚至还拖欠了苏超一笔版权费。万般无奈的苏超,只能向现实低头,接受了天空体育和ESPN双分天下,5年价值6500万英镑的合同。

  这份合同奠定了苏超之后十年的版权格局:版权分销给两家出价不高的媒体,每家每个赛季直播30场比赛。球迷要想把直播看全,就必须多交一份钱,这大概是新合同模式在经济层面的唯一“意义”。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转播合同的烂尾势必将战火烧到俱乐部的阵地。可与以往不同,这回倒下的不是小卒,而是“Old Firm”之一的王者:流浪者队。

  因为负债达2.1亿英镑,2012年2月流浪者被迫进入破产保护程序。俱乐部主席格林因为无法与税务部门达成协议,被迫以550万英镑买下俱乐部的资产,创立了一个新的公司。随后,苏超的所有俱乐部针对重组的流浪者队能否参赛问题进行了投票,结果流浪者队留在苏超的申请被一致否决。

  一支百年豪门就这样被无情打到了低级别联赛,元气大伤的苏格兰足球,也到达了线年,苏超联赛(SPL)和苏格兰足球联赛(SFL)重新整合为苏格兰职业足球联赛(SPFL),但这次改名,在一片惨淡的环境下显得尤其苍白无力。

  直到今天,流浪者破产一事带给人们的震撼与反思依旧没有消退。在前老板穆雷2011年以1英镑把球队卖掉脱身而去的时候,命运实际上已经不可逆转。

  这是一场野心家的资本游戏,这是一场不断透支的财务骗局。太阳底下无新鲜事,特别是在全球经济危机的烈日照射之下,一切都只会更加清晰。

  俗话说,棍棒打不死经济规律,水涨船高自古以来就是真理。在流浪者宣布破产的那个夏天,英国电信(BT)正式进入体育直播与版权市场。这家巨头的第一个重要动作,就是拿到了每赛季38场的英超转播权。当时BT的出价是1个赛季2亿4000万镑以上,加上天空付出的1年7.6亿,同样是非独家销售,英超把这场游戏玩成了独赢。

  为开拓业务,BT也把目光投向了苏格兰。他们从ESPN手中接过了苏超版权,后来还开始独家直播苏格兰联赛杯。

  相比天空老套的直播形式和解说组合,BT借鉴了ESPN不少美国化的套路,擅于制造故事和冲突。凯尔特人曾经的主力前锋克里斯-萨顿退役后,成了BT的苏格兰足球首席评论嘉宾,他那种带有英式幽默的直来直去和冷嘲热讽,让人过目不忘。

  此时的苏超正逐渐从低谷中缓慢复苏,流浪者历经多年杀回第一级别,“老字号德比”的回归也让更多人开始重新关注这个联赛。苏格兰职业足球联赛CEO尼尔-唐卡斯特确定了苏超卖独家版权的重要策略,目的能让苏格兰足球的价值回到“它应该到达的位置”。

  参与版权竞标的主要是天空体育和BT两家。在各种各样的舆论调查中,球迷对BT的评价远远高于天空体育。苏格兰足球多年以来的挫折和受压,让它的死忠粉丝们形成了强烈的逆反心理,他们从来不喜欢重视英超英冠的天空。

  2018年11月,新一轮苏超版权竞标结果公布。出乎很多人的预料,苏超在历史上两次拒绝天空之后,这回终于达成了合作:从2020-21赛季开始,天空体育将拥有为期五年的苏超在英国和爱尔兰的独家版权,每个赛季直播54场比赛,付出的代价约为3200万英镑。

  这份合约,相对现有合同增长幅度不小,但比起2001年苏超提出的单赛季6000万,还是差了将近一倍。

  然而,这可能是联赛管理者们近三十年做出的唯一也是最正确的决策。一直不受欢迎的天空至少拿出了真金白银,而BT除情怀牌外只有一份比天空还要少几百万的报价。

  可不论他们如何谨慎从事、如何步步为营,也无法挽回这二十年来失去的时间与机会了。就像1998年世界杯后再没能进入世界大赛的苏格兰队,偶尔还能给英格兰制造麻烦,却恐怕再也达不到老对手的高度。哪怕苏格兰有朝一日真的独立成功,拿北海的全部石油去填,也不可能一下子填平时代留下的那些鸿沟。

  身处如今这个纷繁复杂的全球体育经济和版权市场,苏超不能也犯不起任何错误了。

  说到苏格兰足球与中国的联系,人们的第一反应估计还是范志毅、杜威、郑智这一干曾经在苏超联赛效力的国脚。

  2013年新的苏格兰足球职业联赛形成之后,他们与欧洲的体育版权代理公司MP Silva签下10年2000万的合同,由后者向英国爱尔兰之外销售版权。中国这些年几家直播苏超的机构,都是从MP Silva那里进行购买。

  后来中国体育产业转热,某家互联网公司联合别家收购MP Silva,号称要后来居上干一番大事。没成想收来的都是不良资产,核心资源早已被创始人拿走。这样的MP Silva最后难以为继,这家互联网公司也因为各条战线的失利陷入了股价危机,苏超也只能重新寻找全球的版权合作伙伴。

  套来巨利的创始人不甘于闷声发财,用Eleven Sports的旗号大举杀回英国版权市场,还握着一支名叫利兹联的英冠球队。结果风水轮流转,Eleven Sports很快入不敷出,缺乏持续投入的利兹联也倒在英超升级附加赛。

  所以有句名言应该改改: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但造成他们不幸的理由是相同的。那就是:没钱!